首頁 > 娛樂-亮興網 > 影視快訊 > 正文

只拍香港人看得懂的電影,是不夠的

文章來源:新京報
字體:
發布時間:2017-06-30 04:33:37


對于梁樂民(左)和陸劍青來說,內地就是他們的福地。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攝


陸劍青、梁樂民在《寒戰2》拍攝現場。圖片來自網絡

  20年數字

  票房最高作品:2016年《寒戰2》 6.78億

  合作最多內地演員:馬伊琍 2次

  合作最多香港演員:梁家輝 郭富城 文詠珊 各2次

  合作最多內地公司:安樂(北京)電影公司 2次

  如果說,徐克、杜琪峰等一眾香港電影人在北上之前就已經聲名遠揚,有著堅實的市場基礎。那么陸劍青和梁樂民這對電影人組合,則算是一個另類的存在;在北上之前,他們沒有知名度,沒有讓人記得住的電影作品,以兩袖清風進駐內地,卻憑借一部合資片《寒戰》艷驚四座,2.53億的高票房和當年金像獎九座獎杯,令這一對半路殺出的“新人組合”異軍突起。

  內地成為陸、梁雙雄的風水寶地,也證明只要有才能,加上資源與市場的助力,一戰成名不是夢。

  回首

  2008年的一個點子促成《寒戰》

  對于陸劍青、梁樂民來講,操持電影不是什么生澀的技藝,事實上兩位導演在《寒戰》系列之前就已經熟悉片場生涯。

  梁樂民早年在香港一直從事美術設計等電影工作,參與的電影大家也并不陌生,從1996年李志毅執導的《天涯海角》、1997年趙崇基執導的《天才與白癡》,到1998年高志森執導的《九星報喜》,豐富的電影經驗讓他的才能得以磨煉。

  提及這段潛心修煉的時光,梁樂民感觸頗深:“2000年開始學寫劇本,第一個完整故事也在這一年完成,還是科幻題材。回看時是粗疏的,但有著很重要的意義,就是發現自己可以是一名編劇。”

  也是從那一年開始,梁樂民開始考慮“轉型”,是繼續在美術崗位上工作,還是嘗試做更具挑戰性的電影工作?他一面想,一邊寫了無數的故事。八年之后,靈感之神讓他想到了《寒戰》的點子,他當即認為這是一個“非試不可”的題材。

  與梁樂民一樣在片場做“無名英雄”的陸劍青,此前一直在做副導演和助理導演的工作,其中包括林嶺東執導的《高度戒備》、霍耀良的《O記三合會檔案》、周星馳的《喜劇之王》和彭浩翔的《伊莎貝拉》。與大導演、大明星們長達近十年的合作,讓陸劍青有了挑大梁的能力。

  都想拍與眾不同的電影,都想在幕后掌握主導,陸劍青與梁樂民由此一拍即合。

  相形之下,梁樂民北上的時間要略早一些,2008年陳木勝執導的《保持通話》是他北上的第一部作品,擔任的仍是美術設計工作。而陸劍青則是直接拋開了“試水”階段,在內地做的第一個項目便是《寒戰》。

  該片不僅招攬了郭富城、梁家輝、彭于晏等一眾大牌明星,無論格局、角度、制作水準以及情節出人意料的程度,都令觀眾耳目一新,也毫無爭議地成為當年口碑與票房雙豐收的華語片佳作。

  可以講,陸劍青與梁樂民的電影輝煌,是完全托了北上的福。

  歸途

  內地市場提高了創作人的門檻

  《寒戰》的成功,讓陸劍青與梁樂民走入了大眾視野,他們的默契也是有目共睹。

  劇本創作的完成,依托的是二人長時間不斷碰撞想法;到了片場,陸劍青負責安排鏡頭跟攝影溝通,梁樂民負責與演員溝通劇本。因為演員檔期緊,現場討論工作方案是不可能的,他們只能依靠經驗去合理安排,以“新人”姿態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因為《寒戰》效應的發酵,兩人很快又開拓了新的戰場,于2015年4月推出另一部同樣格局龐大、人物眾多、線索復雜的《赤道》。這部電影由張家輝、余文樂、張學友、王學圻、池珍熙等明星聯合主演,打破了地域甚至國別的界限。不僅如此,《赤道》也打破了諸多電影常規,比如反派取得最后勝利,影片結束不代表故事完結,用這種方式挑戰觀眾的觀影習慣,彰顯“初生牛犢”特有的勇氣與智慧。

  北上拍片,面對了更多的觀眾,兩位導演并不認為會限制自己的風格發揮。陸劍青說:“內地觀眾看電影的水平不斷進步,對我來說不同題材的戲種,也會用到不同手法來拍攝。只要有一班出色的團隊,我不擔心會影響我的創作風格。”

  而梁樂民表示好的電影,應該能放諸四海皆有共鳴,“只拍一部香港人看得懂的電影,投資方也不會讓我們開機。內地的市場更為我們創作人提高了門檻,更加精益求精。”

  2016年7月,《寒戰2》降臨暑期檔,有將劇情發展推向“權力的游戲”之意味,除了原有的郭富城和梁家輝雙雄陣容,還有周潤發等人加盟。陸劍青與梁樂民心里都明白,因為自己是新人導演,對他們來說電影無非只有“能不能拍”的問題,《寒戰》的成功為二人壯了膽,讓他們能心無旁騖,專注于自己想要的東西。

  他們每月都在北京待上至少一周時間,工作團隊中內地成員的比例也提高到了六成。

  同題問答

  新京報:你這20年來個人或創作上有無明顯變化?

  陸劍青:從一個什么都不懂的新人,在犯錯過程中學習成長,也很幸運地能夠和很多優秀的導演合作,從他們身上學會了電影的一切:包括商業考慮控制預算、人事等等,都獲益良多。當然隨著近年內地市場開放,工作多了,也了解很多內地文化。對于沒有語言天賦的我,普通話比以前進步了很多。

  梁樂民:我的普通話在十年前就已經放棄了。但和內地同事接觸多了,確實更能了解內地文化。個人來說,二十年來的變化,就是由一個美術崗位,轉到編劇與導演的崗位,亦因為幸運遇上一個又一個很優秀的團隊,我的轉型不需經歷太痛苦的適應期。

  新京報:和內地演員合作增多,最大的感觸是什么?

  陸劍青:能跟內地這些實力派演員合作是個非常開心的旅程,因為他們工作上很投入、很用功、很專業。現在跟這些合作過的演員成為了好朋友。

  梁樂民:非常幸運,合作過的內地演員,全都非常專業優秀。態度差演戲爛耍大牌的,我只是聽說過,希望這個幸運能一直伴隨下去。因為內地有很多演藝學校,內地演員們大都是在這里畢業的,他們的根基都比香港的演員好,對鏡頭運作也比香港演員熟悉。

  新京報:香港演員現在活躍的并不多,你怎么看待演員斷層問題?

  陸劍青:其實整個亞洲,都有男女演員斷層問題。每部電影想演員也很頭痛。放眼看現況,好像是沒有一個公司有長遠計劃為新人安排的。我的電影,會起用一些有潛質的新人參與,希望能夠為業界提拔新一代明日之星。

  梁樂民:這是每個市場、每個時代都會面對的問題。將電影制度化、工業化,就是為了讓演員斷層的影響,減到最低。

  當年香港也沒有一個完善的培養演員系統,彈丸之地居然擁有成龍、周潤發、劉德華、張國榮、梁朝偉、梅艷芳、張曼玉等明星,多少都是因緣際會。可是,只要這個城市還活下去,慢慢便會有新人補上,近兩年的香港影壇,臺前幕后的新鮮血液,是二十年來最多的,這是一個流行文化必經的循環。

  新京報:現在一年待在內地的時間有多少?合作的工作人員是內地的更多還是香港的更多?

  陸劍青:平均每個月會在北京一星期。合作的工作團隊,內地與香港比例為6比4。

  梁樂民:未來三年的計劃還是以港產電影為主,應該會更多借助內地與內地團隊的資源,例如置景的廠房、群眾演員等。合作的工作人員比例受置景地點影響,比如說,我要營造三十年前的九龍城寨,然而今天的香港,根本沒有足夠的地理空間去搭建這個場景,那“三十年前的城寨”很有可能會在廣州發生,那時內地團隊的比例便會大于香港團隊。

  新京報:如果能夠穿越回去,會對20年前自己說些什么?

  陸劍青:如果能穿越回去。也會對20年前的我講同一句話:不要輕易放棄自己的夢想。最近飾演神奇女俠的蓋爾·加朵,就是一個好例子。

  梁樂民:我沒有穿越的能力,現實跟創作是兩個平衡宇宙來的,我只能對現在的自己負責,做每個決定前,一定要對得起未來的自己。

  撰文/新京報記者 安瑩

(^ω^)MG北极特务APP下载 网赚pc蛋蛋 白小姐开奖视频 今晚大乐透开奖结果号码 体彩排列5 贵州11选5大小走势图 几年无错平特肖公式 赛车pk10高手计划 大众麻将番型 美女麻将单机破解 麻将游戏下载单机版 看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PC蛋蛋幸运28算法 蓝洞棋牌下载链接 扑克牌怎么玩麻将 血流麻将 雷霆vs步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