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亮興網 > 社會萬象 > 正文

藏獒圈男子稱該產業像傳銷:為了把富人的錢掏出來

文章來源:
字體:
發布時間:2013-12-25 12:33:50

牧區的藏獒每到冬季多會集中在玉樹州的獒園進行展示,這只不到兩歲的藏獒還不習慣走上舞臺,獒主最后只好讓它在地上走一走。

牧民才讓和他的妻子孩子,還有售價250萬元的藏獒“高原寶”。受今年藏獒交易市場低迷的影響,尚未賣出。

牧民才讓和他的妻子孩子,還有售價250萬元的藏獒“高原寶”。受今年藏獒交易市場低迷的影響,尚未賣出。

牧民白瑪更松一家和剛剛9個月的小獒“三江一號”。為了養獒,白瑪已經欠下了45萬元債務。

牧民白瑪更松一家和剛剛9個月的小獒“三江一號”。為了養獒,白瑪已經欠下了45萬元債務。

一代名獒“森吉”曾是玉樹州獒界公認的獒王,它的出現,曾將藏獒的產業推到了巔峰。“森吉”的后代現已遍及全國。

一代名獒“森吉”曾是玉樹州獒界公認的獒王,它的出現,曾將藏獒的產業推到了巔峰。“森吉”的后代現已遍及全國。

牧民洛桑和他的藏獒“神獸”,今年黑色的藏獒不是很流行,因此仍未售出。

牧民洛桑和他的藏獒“神獸”,今年黑色的藏獒不是很流行,因此仍未售出。

東北獒友欣賞大秦獒園的名獒“赤焰”,綠籠內均是等待配種的母獒。

東北獒友欣賞大秦獒園的名獒“赤焰”,綠籠內均是等待配種的母獒。

原標題:藏獒末路?

藏獒,世界上最為古老的犬種之一,幾千年來,它始終以忠誠勇猛著稱。它是傳說中格薩爾王的坐騎,也是保衛藏族牧民牛羊的勇士。近30年來,藏獒的價格從幾百元飛升至數百萬乃至上千萬元。為了追求最大的利益,藏獒開始成為部分人斂財和換取特權的工具,乃至它的交配與繁衍,也演化為流水線式的人工作業。為了滿足人們一味追求藏獒外表雄壯威武的品位,獒圈內個別人不擇手段,利用藏獒與多種外國大型犬類雜交串種,獲取暴利,從而使得藏獒市場亂象叢生。而一旦被淘汰,它們即被送入屠宰肉狗的行列……

若沒有意外,每逢農歷初一十五,養殖藏獒的奚暉會認真地給藏傳佛教中的黃財神上香,在這個墻上懸掛著牦牛頭骨、鹿頭和雄鷹標本的獒舍辦公室,擺設著香爐和供果,高懸哈達的黃財神唐卡畫像朝著進門的方向,青藏高原寒冷的11月,已進入藏獒交配高峰期。盡管藏獒每頓吃著數十斤的新鮮牛羊肉,雞蛋和牛奶不斷,奚經理卻和伙計一起就著自己炒的大白菜啃涼饅頭,“這段時間,藏獒必須吃好,配種的藏獒和幾只懷孕的母獒都不能出任何麻煩,”這位曾經聞名青海西寧的婚禮慶典主持人抬頭望了一眼黃財神,“世間的事,有時候是運氣。我相信。”

神話背后

“這個行業感覺像傳銷”

國內的藏獒、名獒多出自青海,而青海的藏獒多出自玉樹藏族自治州。在這個以蟲草和藏獒為支柱產業的州上,有關藏獒致富的說法很多,有說路邊要飯的乞丐,因為幫人養藏獒,主人給了他一條,很快他就因為這條獒賺了很多錢,娶了媳婦,有了家;又或者是一個在富人家里當保姆的女人,一無所有,因為主人給了她一條藏獒,從此也過上了好日子……玉樹州藏獒協會的主席尼瑪說,這樣的故事,在玉樹州永遠講不完。

傳奇般致富傳說背后,卻少有人看到獒園的艱辛。

現年34歲的奚暉戴著近視眼鏡,頗有書生氣質。2013年,奚暉花了75萬元從玉樹州抓來一條叫“紅火”的藏獒,這個一直覺得背運的書生獒主算是翻身了,幾乎每天都有客戶來看藏獒,配種一次兩萬元,還得排隊———而就在三年前,當時還是西寧市著名婚紗慶典主持人的奚暉第一次從朋友那里知道了養藏獒的事,朋友成功地把自己的藏獒轉賣給他,他在西寧南郊的山區開設了自己的獒園。獒舍的投入、藏獒的飼養、起初的難以為繼……他才知道自己被套牢了。2011年春節,他家里總共只剩下700元錢。

因為以這樣的經歷進入養獒圈,奚暉曾被同行私下稱為任人宰割的“小綿羊”,苦熬到2013年的冬天,他和同伴購買的藏獒“紅火”,才算是讓他們時來運轉。而這只“紅火”,也是奚暉將自己生意很好的婚禮慶典公司轉讓,加上15萬元的銀行貸款,還有同伴湊來的家底,一起購買來的———“如果不成,我們都要完蛋。”

花錢的地方太多,為了讓更多的人看到“紅火”,奚暉需要上藏獒圈內人士都會看的西部藏獒網和藏獒在線,西部藏獒網的每年廣告費用至少在10萬元左右,推到網頁首要位置在40萬元左右。因為網站更新緩慢,兩個小時過去,奚暉上傳的照片始終沒有換好,正當他打電話溝通這件事時,另一個電話立即讓奚暉氣得大聲喊叫起來:“誰說我的紅火后腿是瘸的?哪個孫子說的?”

養獒圈里的競爭是殘酷的,一個謠言可能會讓投資功虧一簣,奚暉接完電話說,這個圈子里有很多賺到錢的人已經金盆洗手,逐漸退出藏獒圈,“但是我還沒有賺到錢,這個行業給我感覺像傳銷一樣,最終就是為了把富人口袋里的錢掏出來——— 等到那一天,我也會慢慢退出的。”

正像奚暉所說,玉樹州藏獒協會主席尼瑪自己和親戚都在養藏獒,但尼瑪的孩子大學畢業后參加工作,沒有人再涉足藏獒行業。玉樹州多年來養殖藏獒的商人吾金才仁現在僅養著幾只藏獒,更多的時候,他在玉樹州治多縣的工地。他已承攬下多項建筑工程,他以前養殖藏獒的親戚們現在也多在做工程,“養藏獒還是風險太大了。”他說。

公開秘密

飼料“填喂”出的“豬獒”

“這個看一看。”才讓從籠子里趕出藏獒“高原寶”,“250萬元,配種3萬元”。紅棕色的藏獒晃著肥厚的贅肉和厚重的毛發,被主人從后面連推帶搡趕出籠子。下午的陽光已經不那么刺眼,在花布床單背景前面,是藏獒展示的木板舞臺,不到兩平米的地方,主人拽著它脖子上的繩子,轉了一圈,掰起它的嘴巴,到頭頂的毛發,到后背,轉身,藏獒很快趴下,把頭擱在前爪上,無神地呆看著來客。才讓說,今天已經有各地帶狗來配種的客人看了20多次,“狗也累了”。

在藏獒“高原寶”的身邊,難尋它的食盆。送狗飼料的人卻頻繁往來,一位狗飼料經銷商說,一般平均三天送一次。人們想象中藏獒吃的牦牛肉羊肉,早已由這些標注著“螯合維生素、骨粉、鈣、家禽肉”等的大型犬復合顆粒飼料替代。才讓說:“我們喂,狗自己也吃,一半一半”,實際上,這已是玉樹州養獒公開的秘密———填喂狗飼料,用較粗的注射器管把拌好的混合飼料直接打進藏獒的胃里,打進去的多,藏獒長得壯實,肉厚,毛多,尤其是毛發很長的大粗腿藏獒,因為形象威武雄壯,十分容易得到客人的青睞。已經穿行藏地近20年的“藏獒神探”馬老三說:“傳統的藏獒從來沒有那么粗的腿,也沒有那么肥,不要說跑,走都走不動,這哪里是在養藏獒呢?養頭大象不是更好!”———但為了迎合內地客人對藏獒巨大形體的喜愛,在玉樹州,越來越多的獒主開始用“填喂”的辦法,喂出被業內稱之為“豬獒”的狗。有的獒甚至胖得不會自己走路,出來展示需要四個成年男人抬起四肢。傳統藏獒一般體重在八九十斤,而填喂的藏獒體重多在一兩百斤,“有的獒園就是狗已經吐了還要接著打進去,這樣才長得出‘樣子’,加上有的狗很小就要做整容手術(抬高額頭的毛發),注射激素……這樣喂大,很多狗都活不長。”一位養獒人說。

(^ω^)MG北极特务APP下载 皮皮湖北麻将卡五星 亿客隆 东京快乐8开奖时间 波克棋牌斗地主赢话费 沈阳老友麻将群五毛 贵州麻将规则图解 pc蛋蛋高手 新疆11选5分布走势图 福建体彩31选7中奖查询 天天彩票app下载 蓝洞棋牌官方正版下载 闲雅南京麻将官方版下载 温州麻将财神怎么确定 雷霆vs小牛 11选五开奖宁夏规则 江西快三选号技巧